城市艺术季-广州国际公共艺术博览会

专访 | 潘奋:进驻大自然的公共艺术,将绿化变为文化

作者:广州禾一展览策划有限公司 浏览: 发表时间:2022-06-15 00:00:00




素材来源 | 网络、城市艺术季-广州国际公共艺术博览会参展客户供图/现场图


采访背景

近几个月来,因疫情影响,全国多地居家隔离或是博物馆、美术馆等公共场所采取封闭管理已成为常态。回想一下,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走进过艺术空间里?

 

在百度上搜索解封后想去做什么?演出、展览在很多人列的必做事的前列。这无不反映着大家对于艺术的渴望。当然,很多人也会感到失望,因为即便解封,很多室内的场馆仍没有开放。 


何不选择去大自然中寻找公共艺术呢? 


在当下城市的发展进程中,如公园等公共艺术空间的打造越来越被重视,城市公共艺术空间不仅能让艺术真正走进人们的生活,还能体现出一座城市独特的个性,让城市更具文化的气度。很多地区都有着自己独具特色的公共艺术空间,譬如日本的箱根雕塑公园、美国的芝加哥千禧公园等,都将城市公共空间的功能发掘到极致。 


就国内而言,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和文化需求的提升,公共艺术在新世纪逐渐升温。20余年来,公共艺术经历了被接受、去探讨、再认识的发展过程,艺术公园等公共艺术空间也成为人文艺术通识教育的重要载体。


浙江美术报联合城市艺术季-广州国际公共艺术博览会,邀请广州美术学院潘鹤艺术馆馆长潘奋,共同探讨大自然中的公共艺术这一话题,并请他给大家推荐一些他们心目中值得去打卡的城市公共艺术空间。


浙江美术报=美术报

潘奋=潘


美术报您认为公共艺术和公园(或者是大自然)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潘: 城市里的公园多是模仿大自然的山山水水,是微缩版的大自然,或者说是景观之美、绿化之美,而公共艺术品是赋予大自然灵魂的内容,艺术的参与会让大自然让公园有了思想和主题,这是对自然的一种人文提炼和提升,把绿化变成文化的一个过程。


▲潘奋《龙舟》广东肇庆星湖公园

潘奋《人与自然》广州瀛洲生态公园



美术报公共艺术介入到自然有哪些方式?

潘: 公共艺术介入自然有多种方式,传统类型是把艺术家的架上雕塑作品直接放大展示,也可以根据自然环境进行事先规划和定义,为自然量身定做。此外,通过驻地艺术活动进行现场创作和持续的内容输出也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驻地艺术活动让艺术家有机会对所处区域的文化有个系统的认知和体验,从而创作的作品会更有在地性内容的呈现。


潘鹤雕塑园



美术报当公共艺术介入公园时,最常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您是如何解决的?

潘: 总体来说,对于一个公园因应它的体量大小其实不能一概而论,体量小的公园做一两件雕塑陈列其中即可,目的是通过雕塑赋予公园独特的内涵和主题而比较大的公园,如带有湿地湖泊或山峦起伏的大型公园就需要对整个公园进行主题规划,不同区域需要规划不同主题或者形式的艺术作品,然后分阶段(可能要制定五到十年的公共艺术规划)。对于这样的大型公园面对的问题并不是创作设计本身,而是我们业主方太过急于求成,国家财政预算和职能部门的内部规则过分死板,总想一次性投资建完,对艺术品的积累大多数情况下很难持续多年的投入,如果遇到强势的业主或领导拍脑袋决定的非专业定调和乱指挥,加之以价低者得的投标方式,往往就会造成真正受过高等教育训练的艺术家不能参与其中的投标,而社会上很多雕塑工厂的非专业业务员却接了不少活,做出了的东西自然就是啼笑皆非的“劣质产品”,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潘奋《丰年》广州仑头村公园


解决方法最好是成立一个专家委员会对项目开发进行可行性分析,对规划进行研讨,把项目布局做好以后才进行公共艺术品的单项招投标工作,招投标可以是公开招标,但主要或重点作品应该以单项委托或采购方式邀请有公信力和影响力艺术家参加,从而保障艺术作品的社会价值。

此外,就行业发展的顶层设计来说,公共艺术的相关立法是十分重要的。欧美等国家,能够依托“百分比艺术”等政策保障,长期持续实施公共艺术品的增补建设,我们国家公共艺术发展的各方面同样也需要一个规范的标准。


潘奋《丰收门》长春静月国际雕塑园


潘奋《詹天佑纪念像》广州南站广场


美术报新生代正在成为主流消费群体,对此,放置在公园等公共空间的公共艺术作品正发生哪些变化?

潘: 进入2010年后,由于观念更新和科技手段的迭代,尤其是线上的普及,年轻人对艺术的兴趣也发生了很大改变,其中时尚潮流成为新生代的重要审美追求方向。公共雕塑从九十年代的传统写实风格到半抽象的装饰风格转变,又到近些年以动漫卡通形象广受年轻人欢迎,这是消费群体的喜好转变,创作者、空间运营者、城市规划者实际上也需要深入去了解消费者。其次是抽象风动雕塑也在逐渐流行。但万变不离其宗,就像“时装”和“西装”的区别一样,无论现在流行什么,都只是“时装”的一部分,既然是“时装”那就意味着很快会失去流行价值,变成过时的东西...只有相对传统的艺术形式和赋予了思想内涵的雕塑作品,才能够在公共空间里长久留下来,而不会被流行文化所驾驭和摧毁,历久常新。流行文化和传统文化共存方面并没有什么矛盾,他们只是事物的两个方面而已。


潘奋《同代人》美国堪萨斯国际雕塑园



美术报能否给我们分享一下您现在正在做的艺术公园的定位和未来发展计划?

潘: 关于我自己正在做的艺术公园有两块:一个是位于广州大道南海珠湖旁的潘鹤雕塑艺术园,这个项目是广州市政府为我国著名城市雕塑大师潘鹤先生拨地40余亩建立的一个个人雕塑公园,因为潘鹤是我父亲的原因,加上我也是他老人家一手培养的助手和学生,并且从事建筑和景观设计多年,自然雕塑公园从规划到园区方案设计,以及现场施工监理,直到开园后的日常管理都集于一身,在这个潘鹤雕塑艺术园里目前公开展示的户外雕塑多达两百余件,另还配套了一座使用面积约3000平方米的潘鹤(室内)艺术馆。该园区主要是配合广州市政府关于建设文化强省,以及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需要,所以园内陈列的作品主要是从潘鹤七十年的雕塑创作生涯中选出部分能够代表中国近代历史发展节点作品,形成一条贯穿整个园区作品主题,即《世纪见闻录之-历史长河》,分为求生存、求独立、求解放、求富强,直到和谐社会等五个内容区的展览路线,主题非常明确。园区同时也兼顾着社区休闲公园的功能。


潘奋设计的潘鹤雕塑园艺术园全景(占地40亩)


另一个园区是位于广东惠州著名景点罗浮山附近的“太田乡村艺术创作营暨乡村雕塑园”,该园区离我们广州潘鹤雕塑艺术园120公里,坐落在风景优美、三面环山的小平原上,占地约二十余亩的园地选择了一处茂密的竹林作为营地范围,在这里我搭建了十几座三角森林小屋,租用了部分村民的传统老宅,还建有小小的森林美术馆,配合舞台、活动小广场等,形成了一处颇具特色的艺术民宿区,同时尽量保留大面积的林木覆盖,点缀十几座固定位置的户外雕塑作品。雕塑园的主题围绕“人与自然”这个内容展开,希望在这个平静优美的山区创造一个近乎于禅意的空间,平和与宁静的艺术氛围,让世俗的人间远离争斗,这就是我所期望的另一种艺术状态追求。每年我都会在这里搞一些艺术展览或活动,其中在2020年策划了一场《大隐于田——太田乡村当代雕塑展》,我认为比较成功,利用我的园区和周边金黄的稻田作舞台,展示了来自多个国家的户外雕塑作品,雕塑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不仅丰富了村民的艺术生活,还小小的带动了一下当地的消费,这是一个成功的尝试,希望来年能够继续开展,争取做成双年展或三年展这样持续性的内容。这个园区完全是我个人的兴趣选择,可以让我按照自己思路来打造所以我并不着急要一气成,我像培植树木一样让她逐年生长,把它视为我公共艺术探索的一种实验性项,期望慢慢成为像日本“月后妻有—大地艺术节”那样长于大自然中的“雕塑森林”。


▲太田乡村雕塑园


美术报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些您觉得国内外值得去“打卡”的城市公园吗?理由是什么?

潘: 国外的除了上面提到的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还有日本箱根“雕刻之森”公园、英国的约克郡雕塑公园、美国的新泽西约翰逊雕塑园等都是非常值得打卡,其运营模式也值得我们去参考和学习的。国内的除了广州雕塑公园外,还有长春世界雕塑公园,台湾省的台北朱铭美术馆(雕塑园)等等都做得不错。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


日本箱根“雕刻之森”公园

约克郡雕塑公园

▲新泽西约翰逊雕塑园


国外雕塑公园基本都处于城市边缘或乡村农场,与大自然更加亲近,纯艺术的雕塑作品其实就是应该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中国的雕塑公园可能更多会人工化、城市化一些,而且收藏的雕塑风格相对较传统。长春在建设雕塑公园的动机方面我觉得非常独特,除了长春世界雕塑公园,到目前为止长春已经建立了大小近十个雕塑公园,散落在城市的不同区域。他们把雕塑公园视为国际交往的舞台,同时也把雕塑公园的设立作为城市扩张的预期节点来选点建设,比如城市规划五年后要发展到某条村庄,那么就在这条村庄附近建一个雕塑公园,从而创造一个城市边缘的旅游景点,以此引导城市人流交通的通达性,形成发展的新坐标。这种与城市规划紧密关联的想法在其他城市确实不多见。








2022城市艺术季-广州国际公共艺术博览会

2022年12月1日-4日

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

数字艺术

公共艺术/当代雕塑

装置艺术/美陈

建筑与环境艺术

美学空间

五大展区与您再相约




                                    

#更多信息也可添加官方联系人微信#

长按识别二维码添加好友




文章推荐

COPYRIGHT (©) 2017 广州禾一展览策划有限公司_版权所有.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
粤ICP备2021013578号